• 许久之前 我沉浸在《周末时光》的电影情节里 无法脱离 情感多了抑制不住的共鸣 急迫想要寻找一个对拍

    月中出差去了雾都 抵达前半小时 动车的窗外下起了小雨 这座城市迎接我的方式永远都是这样阴晴不定

    出站后一路琳着小雨到了公寓 却在公寓口买了雨伞 一个月前的来过的地方 这次又有些许变化

    现在走在这样的路上 就和老家路面的陌生感如出一辙 管他呢 

    都说人在异乡会格外想家 在这里的街道上 有时候看见和我妈年龄相仿的人 竟有莫名的五味杂陈

    这五天 我有一个不大的房间 白天工作 晚上休息 期间会有一个永远需要等待的电梯

    电梯外的大厅里坐着倦怠 无关友好的三五人

    某日晚上10点回住所 等电梯 是第一次遇到他

    你会觉得这比往日的任何一次等待都要漫长

    头顶的水晶灯电流交错的声音

    厚实的电梯门后绳索正在快速下降

    两米开外的他眼神有些疲惫 又有些疑惑

    嘴里略微口干舌燥 我灌了半瓶味全

    爱上一个人 可以很快

     

     

      

     

     

  • lol

    Tag:


    2013/5/23  lol

    我已经沦落到在虚幻的游戏世界里寻找英雄主义
    今天玩了好久的英雄联盟 某人的头都油得可以炒一盘油焖茄子了
    原来有一天你真的会成为你曾经讨厌的那种人 
    我现在觉得一边抠脚一边杀怪也是很感人的 脚皮也没了 怪也没了 塔也被推了
    时间在LOL的世界里 就跟学校食堂的牛肉面一样 够个屁 

    哎哟 马桶台正放着陆贞传奇 于妈销魂的声音又一次让人跳戏了
    整部剧女猪脚智商无敌 过关斩将 掉油锅里都能爬起来 不愧是大型玄幻巨制
    时间已经是凌晨5点了 透过窗户 路边的街灯已经陪着我亮了一晚

    就是这么静的夜晚 我却不敢关灯 我害怕路边的树干突然活过来 把树枝伸进我的床
    或者天上掉下宇宙垃圾 正中我的下怀
    厕所此时会不会正有一位陌生人盯着镜子谄笑
    还是就在背后 我的心思被一窥而尽
     
    若是我的眼界可以环顾四周 我真想跟猫头鹰一样 脖子转上360度 扫视每一处死角
    可以确定的是 在更远的地方 有一位它定会埋怨我 总睡的太晚

  • 疑惑

    Tag:


    2013/5/22  疑惑

    有很多问题都是无解的 存在的理由并不是为了追寻答案
    无聊之人总爱苦苦追寻杂乱无章的线索 为自己的辛苦讨一个说法
    谁在乎?

    他喜欢把问题脱口而出 给后面的人一个大问号
    然后躲在鲜有人知的角落 窥视别人无法梳理的疑惑
    谁明白?

    下辈子在这辈子的闲谈里 总被安排得很妥当 我说我要蹲在摩天大楼的顶部
    享受一次向下俯冲的快感 你总笑我羡慕畜生的本能
    就这样 在你眼里 我失去了人形

    天平两头放的东西 名称是一样的 可自私的你 偏要用手压下其中一头
    盯着盘里浑物 关键时刻 还是他们撑起了你的胃
    有没有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无所谓 可这么多年 你却偏偏受了它太多的恩惠
    早就应该看清 其实它和你是一样的 说话总是让人听不懂 想法总像是在下水道里滋生出的细菌
    避嫌不及 没人能懂 所以也就孤言寡语了
    你看电视里有那么多广告 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满足你的欲望 每晚都有你躲不过的新闻报道
    若是为了明天而烦恼 那就别让意识再膨胀了

    我有很多疑惑 却又不急着要解答
    答案总在最后几页 我正为翻过这一页扮演跳蚤
    离那里还远得很

  •  

    我一直觉得午夜23:30分是一个无比美好的时间  明明就已经不早了  却还是有理由的告诉自己还能在熬个几十分钟  我从来没想过这几十分钟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新鲜的发现  习惯晚睡倒是长久以来养成的  这会电视里放着前些天谣传被禁播的杜撰魔幻装X指南古装剧  廉价的特效和僵硬的打斗组成了全部 

    我都不记得今天是怎么坐了6小时的车回家的  我只记得上车后眼睛便再也睁不开了  偶尔被颠簸的公路抖到不行的时候还勉强记得道路两旁的绿化带就跟鬼魂被打散般的从车窗外掠过  中途闻到了两次屁臭 以及一些异味 导致我不得不翻身  臭得我骨头都酥了   虽说一路上我人是睡着了  潜意识里我是一直在打算回家后的计划  首当其冲的是我要把所有汤都学会 第一锅就得是莲藕排骨汤  记得这个想法是当初在学校里天天吃干锅火锅之后谋发的   口味越吃越重  脸也跟个马蜂窝式的   第一次认识到为什么有那么多素食者和养生者  身子真的得偶尔养一养

    今天的确是累  虚脱死了  奇怪是在打开家门那一刻  全身就如通电  精神头一下就回来了  我走到了自己的卧室  看见去年春节的时候自己在墙上贴的剪贴画  突然想对着墙吼一句  老子终于回来了  接着我去翻了翻自己的衣柜 看见自己最爱的棒球衣  我站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  镜子里的自己跟别处自己的样子就是有种不一样   我跳上了卧室的床狠跳了几下  我感受这一切  更感受最初几年自己是怎样在这房子形成自己的人格道德模式的  我仿佛看见几年前的自己永远被锁在了镜子中 带着些许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对我说 这是你自找的

    我饥渴的感受现在的这一切  我知道我时日不多 两个我也凑不成一个十字 有些东西我找不回来 我只能假装不在乎的让他滚出鄙人视线外